<var id="tddjd"><strike id="tddjd"><listing id="tddjd"></listing></strike></var>
<var id="tddjd"></var>
<var id="tddjd"><strike id="tddjd"><listing id="tddjd"></listing></strike></var>
<var id="tddjd"></var>
<var id="tddjd"><strike id="tddjd"><listing id="tddjd"></listing></strike></var>
<var id="tddjd"><strike id="tddjd"></strike></var><var id="tddjd"></var>
精彩网
所在位置:首页 >> 宏观政策>> 资讯详情

四季度电炉钢产量低位之谜

作者:24 发布时间:2021-12-30 文字大?。?span id="da">【大】【中】【小】
 

  今年四季度,我国电炉钢产量水平明显低于前三季度。预计 12月份电炉钢产量为508万吨,同今年5月最高值1733万吨相比大幅下滑;同去年四季度的月均1000万吨产量相比,也是相差甚大。

  电炉产量保持低位的主要原因:一是今年下半年,全国范围内开始的针对全国粗钢产量的限产任务下达执行;叠加9月下旬全国范围内掀起的能耗双控浪潮,电炉钢产量逐步下降;二是进入11月后随着恒大一系列违约事件的曝出,房地产行业用钢需求开始下滑,导致建筑用钢需求萎缩,钢价大幅下跌,炼钢原材料价格(包括铁矿和废钢)价格中枢下移;三是下游废钢资源(钢厂废钢和加工废钢)供应偏紧,外加钢价回升缓慢,电炉利润微薄,难以恢复生产积极性。

  结合以上原因,综合导致今年四季度中电炉钢产量处于低位。经Mysteel调研显示,2022年1月电炉钢产量将继续走低,预计产量将在392万吨。

  一、电炉钢产量在四季度处于低位

  在今年四季度中,受限产、限电的影响,我们调研的71家独立电弧炉月均开工率及产能利用率均逐步走低,其中11月份的平均开工率和产能利用率分别为55.7%和51.9%,环比前三季度的最高值分别下降15.7%和24.1%,同比也分别下降11.6%和6.6%。

  由于今年上半年来行情火爆,产量高企,导致压缩全年粗钢的任务便集中到了下半年。今年全年粗钢减产目标其实在11月过后基本完成,进入12月后,由于废钢资源紧缺和部分省份能耗额度不足的原因(尤其像电弧炉企业能耗指标所剩无几),预计12月份电炉的开工率和产能利用率与11月份相差不大,分别为53.3%和53.4%。

  从电炉钢产量的绝对量来看,根据11月份全国生铁、粗钢产量及废钢消耗量计算得出11月份全国电炉钢产量在490万吨,环比前三季度中的最高值下降有1200万吨,同比也下降了575万吨。此外,根据12月份预估的电炉产能利用率,预计12月份全国电炉钢产量在508万吨。

  虽然目前临近1月份的复产预期,但由于接近年关,多数电炉厂也开启了年前的停产检修计划。经调研统计,多数电炉厂将集中在2022年1月10日-1月20日之间停产检修,预计1月份独立电弧炉的平均产能利用率为41.19%,环比下降12.21%,同比下降22.78%,电炉钢产量预计在392万吨。

  二、四季度废钢整体价格平台下移

  今年前三季度中,钢铁行情走势强,随着铁矿石、焦炭和螺纹钢价格的高歌猛进,废钢价格随之被急速拉高,最高达到4043.3元/吨。进入11月份后,恒大事件爆发,房地产行情开始急转直下,对钢铁需求大幅减少,导致炼钢原材料,包括废钢在内的价格中枢下移:其中废钢价格一路跌至3213.3元/吨。

  随着国家政策的调整,行情开始边际好转,成材价格缓慢回升,外加钢厂对废钢有冬储需求,11月底废钢价格开始触底反弹,一路反弹至目前3576.9元/吨的水平。但是由于贸易商在前期行情友好时高价购进废钢,目前对于废钢均有挺价惜售的心理,并且废钢价格的反弹幅度高于成材,电炉厂的利润持续被压缩,而近期的平均利润已不足百元。因此,电炉厂利润低下导致电炉钢产量释放不足。

  三、废钢社库资源紧缺压制电炉钢产量

  我们调研的将近300家准入企业的社会库存量显示,四季度中废钢回收基地、货场、码头等废钢贸易商企业手上的库存量已处于近两年低位,目前仅有78.03万吨。其中,我们调研的61家样本钢厂废钢库存量和日均消耗量无论是环比上半年还是同比往年也都处于低位,目前钢厂库存量仅有302万吨,日均消耗量仅为3045吨。

  社会库存量处于低位主要因为许多基地面对四季度以来的下跌行情,贸易商看空情绪强烈,积极出货规避风险;钢厂库存量和日耗量均低主要因为以基建和房地产为主的下游用钢需求疲弱,钢厂也持有看空情绪,生产积极性不高,且钢厂用废需求的下降同时会导致贸易商囤货谨慎,因此四季度中废钢资源整体偏紧。废钢资源的偏紧,外加行情的不确定性以及钢厂有一定的冬储需求,因此钢厂难以维持高负荷生产。

  综合来看,今年进入三季度后开启能耗双控,导致电炉开工率和产能利用率均大幅下降,在11月完成今年的粗钢限产目标后,部分省份电炉厂的能耗额度所剩无几;恒大事件导致下游用钢需求下降,废钢价格随炼钢原料及成材价格快速下降而下移,受政策影响,11月底废钢价格触底反弹的幅度高于成材,电炉厂利润持续被压缩;废钢社会库量和钢厂库存量均偏紧,行情走势的不确定性以及钢厂有一定的冬储需求等导致电炉厂生产负荷低。

  以上原因综合决定了四季度以来电炉钢产量保持低位,并且明年1月份低产量的格局也难改变。

?